天天文学小说

繁体版 简体版
天天文学小说 > 星辰当空 > IF线:没有流星滑过的天空

IF线:没有流星滑过的天空

章节错误,点此举报(免注册),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,请耐心等待,并刷新页面。

“讲真,在座的哪个没惦记过咱们的班长,啊,说说,肯定没有吧,我们现在应该一致对外,要好好地惩♂罚一下这该死的幸运儿。”全场最‘冷静’的猴子提了一个不错的馊主意。

这迅速获得其他四人的认可,新的话题就此出现,旁边刚运输过来的满箱瓶酒又要遭殃了。

“其实,我还真对班长没有一点兴趣。”杨星明的耳边传来洛月龙压低声音的揶揄。

灯,突然暗了。

激起所有宾客一声惊呼。

舞台,突然亮了。

再度激起一阵惊呼。

天生一对,地上一双,郎才女貌,这些词恰如其分地形容今天的这对新人。

冷筱雅挽住齐丑的手,头靠在齐丑的肩膀上,一副夫唱妇随的恩爱摸样。

当年的(3)班同学,如今已经步入社会各个阶层的大人们,自发地喊起当年的口号“答应他,答应他”

真是,无论如何,所有的场景都在逼迫他回想起当年的事情,逼迫他记起那个夜晚他做出的抉择。

「对不起,林先生,我考虑过了,还是算了吧!谢谢你的选择。」

“大明!”肩膀突然被按住,身后传来洛月龙贴到耳朵边的低吼,“还来得及,大明,我来对付齐哥和赶上来的人,你牵起班长的手直接跑,剩下的交给我,以我家的实力,绝对……”

“阿龙。”一声平稳有力的轻语打断了洛月龙的话,“我不是路明非,你也不是楚子航,打爆婚车轴的事情咱不干,而且——”

他拿出长条机,把刚从母亲那里收到的短信递给他看“我妈帮我安排了一门相亲,听说是我爸同事的千金。”

“可是,你就真的!”

“兄弟!”他转过头,竭尽全力压住自己即将失控的声音,“你就别说了好吗,好好地祝他们幸福就成了。”

展现在洛月龙面前的是一张泪流满面的绝望与哀伤。

22:30国道211路

豪华的KING牌跑车驶在笔直宽敞的道路上,周围等距离分布着四辆同牌子的车专心护卫。

车内坐着一对刚刚喜结连理的新人,应付完亲友的“祝福”与损友的“友好”问候,终于获得了自己的私人时间,并且时效是:永远。

“辛苦你了,老公。”新娘枕在宽阔的左肩上,心里是满满的幸福与安全感。

“为了齐夫人,这点鞍前马后的活小的不胜荣幸。”新郎说着俏皮话,握住新娘的手,紧紧不肯松开,眼里都是至真至切的爱。

“今后还有的忙的,比如苍天之手的事情。”

“哦,说起来我忘记告诉你了。”齐丑打开长条机,把里面的信息分享给冷筱雅,“大明答应加入我们公会了,不愧是我们公会的会花月葬花魂女士,魅力依旧在。”

“说起来我也很吃惊,当年血洗苍天之手的是坐在我后面的杨星明,而被血洗的倒霉蛋是坐在我左边的大团支书,嘻嘻。”在肩膀上蹭了蹭,喝的红酒稍稍起了反应。

“他能不计前嫌,我也挺吃惊的,我还记得当年苍天煞传给我的截图,那双眼睛,太吓人了。”齐丑装模作样地摸了摸胸口,然后收起长条机,头往左靠了靠,触碰到冷筱雅的头,闻着她香甜的发香。

就这么安静了很久,只有车辆在平稳地运行。一股旖旎的气氛悄悄蔓延开来。

“谢谢你当年救了我。”突然,冷筱雅冒出了这么一句话,打破了宁静。

听到这话,齐丑的表情稍微有些不自然,但不着痕迹地平复过来,温柔地说:“还说这件事啊,嘿嘿,你都已经以身相许了,我就不提其他报酬了。我们还是讨论一下将来生几个的问题吧。”

“哎呀,你坏死了这个人。”小粉拳锤了几下厚重的胸膛,然后憋出一句蚊子般的细语“两~~个吧,哥哥和妹妹。”

抬起头,亮晶晶的双眼看着齐丑左脸上的泪痣,满脸写着‘痴情’二字。

22:30冬木市,杨星明家中

父母出差未归,家里又只剩杨星明一人。

坐在客厅的飘窗上,烧一壶开水,选茶叶时突发奇想打开了放大红袍的小抽屉,给自己满上一杯,细细品味。

喝完一杯,却失去了续杯的心情,只能暗骂一句“你又浪费了,大明。”把剩下的茶叶倒到分解回收箱中,回到房间。

因为当年为齐哥的表白大业奉献了一次神助攻,他和三班天团都获得了由齐丑亲自颁发的超大红包一份。当时收在手里就觉得轻的过份,现在终于有了打开验证的机会——

里面仅仅装着一张卡:苍天庄园11幢1314室。

不愧是凌日集团,送红包都送出一间房子来。

把卡甩到床的角落,正好击中放在枕头旁的游戏头盔的缝隙。

打开长条机,点开相册,回顾今天的合影留念。

冷筱雅一张,冷筱雅两张,冷筱雅三张……冷筱雅第16张。

二十张照片有十六张是她的,现在才注意到。

他对着屏幕注视了好久,接着,淬不及防般,把长条机举到面前,狠狠地对着电子虚拟屏幕吻了一下。

随后,和大梦初醒般猛扇自己巴掌,并不断告诉自己——她已经嫁人了,她已经嫁人了,她已经嫁给齐丑过上幸福快乐的生活了!

点开相片右上角的“垃圾桶”图样,一张一张点了确定。

每一次点击,都有一滴泪离开眼眶,滑过脸颊,穿过虚拟的屏幕滴在地上,绽放出一朵小小的泪花。

终于,删到第16张,他的手指突然停下,转而伸入右兜,从中摸出那张陪了自己五年的白色手帕,还是这般干净,这般清香,这是第一次,他用这手帕去擦拭眼角的泪水。

“高兴一点,今天她结婚了,明天我相亲了。”他低下头,自言自语。

「对象如果是当年那个女孩就好了!」

等到眼泪止住,他才动手删掉这张照片:他与冷筱雅单独两人的合照,他穿着西服,她穿着婚纱。

“如果当年听了林先生的话,又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呢?”轻声说给自己与窗外的清风听。

没有关紧的窗户吹来一阵清风,带有夏日的些许热意,将打理好的右脸细发吹起,吹散,显现出隐藏在细发之下,那颗迷人的泪痣。

“应该庆幸没听他的,因为现在所有人都过上了幸福快乐的生活。”

除了我自己。(未完待续。)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